0755-86381010

职场攻略:职场“揩油”是潜规则吗?

发布时间:2012-04-19 源自:工程机械工作网 阅读次数:1130 [字体:大  ]

近日,日本财务省针对公务员公费打车并向出租车司机“揩油”(接受啤酒和现金等)一事展开调查,结果发现“涉案”者多达600人。司机“揩油”,主要有两个办法:一是虚报报销费用;二是揩点汽油,装到自家的“小毛驴”里。

  近日,日本财务省针对公务员公费打车并向出租车司机“揩油”(接受啤酒和现金等)一事展开调查,结果发现“涉案”者多达600人。该省将对这些职员处以减薪、严重警告等处分。

  快递私人物品、虚报差旅费用、接受不当财物……你身边有这样的“揩油”同事吗?你遇到过主动索要好处的客户吗?你公司里有相应的监督处罚机制吗?

  “揩油”成了癖好

  花烟(外企中层)

  大二的时候,应实习单位面试之邀,我第一次走进金茂君悦酒店用餐,那里的金碧辉煌不出所料,但给贫穷的我最大心灵冲击力的,竟是名为化妆间的厕所,还有它里面柔软洁白、无限量供应的卷筒纸。看到它的那一刻,我就产生了一种罪恶冲动,“唰唰唰”,迅速扯下足够几天之用的卷筒纸扔进包里,一种占小便宜的快感涌上心头。

  十年之后,已成为金领且频频出差入住五星级酒店的我,再也不会把手纸、一次性牙具、肥皂、棉签之类的小东西放在眼里。但每当回首往事,金茂里的那一段无疑让我汗颜。人穷难免志短。前几天,我在公司的洗手间里听到了类似的事情。

  那天,两个清洁工议论说,公司洗手间里的大筒卷筒纸消耗速度惊人,甚至常常尸骨无存——不但整卷纸消失无踪,就连卷筒纸当中撑起骨架的纸芯也会一起不见。他们甚至观察到,有个别人在隔间里抽纸发出的声音也有点不同寻常:“一般人抽二三下总归够用了,有些人却要‘咕噜咕噜’抽个不停,有鬼!”呵呵,看来,即使在我们这个白领扎堆的地方,也少不了个别贪小利者。

  其实,贪小便宜是几乎人人皆有的人性弱点,区别只是有人多点,有人少点;有人能随着自身素质的提高而尽力克服,有人即使大富大贵也难改毛病。对于后一种人,揩油不是经济问题,而是一种不太健康的癖好。

  就说我认识的一个电视台女主持吧,她的工资+服装补贴+走穴红包,月入几万元,旺季时甚至可达十来万元,绝对是一富姐。可是,开名车、穿名牌的她,就是改不了爱揩油的脾气。比如,赞助商提供的服装,本来应事后立即归还,她偏就喜欢找各种借口据为己有。尽管衣柜里的衣服已经多得要潽出来了,新款名牌服装再好,过季穿也就成了“巴子”。可她不管,照“揩”不误,最低限度也要多穿几天,才肯还给人家。

  不仅如此,她一旦上了心,还会明里暗里向人家开口。比如,她听说天美钻在正大广场旗舰店里推出了最新款的Kgold@temix“天骄”系列,却偏偏不亲自去买,而要在跟客户聊天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提起,露出一副无限向往的样子,希望人家能够怜香惜玉,不但要埋单,还要亲自为美女买回来,再双手奉上。看在她是美女又是名人的份上,这样的小把戏常常能够得逞,而这也让她更加有了“揩油”的信心。唉,大方的人们啊,真不该把她宠坏,让她继续把“揩油”当癖好!

  “揩油”是不是国情一种?

  唐伯猪(销售)

  前几年在公司啤酒经营部工作,主要销售一种面向酒店的高档啤酒。啤酒业竞争很激烈,促销活动层出不穷,其中最基本的一项是“开瓶费”,每卖出一瓶啤酒,服务员可以凭瓶盖向我们兑换5角钱。别小看这区区5角钱,有的酒店生意好,一个月下来,服务员的“开瓶费”比她们工资还高不少。

  作为酒店老板,当然不愿意利益被手下员工分流,常常要求瓶盖“充公”,开瓶费统一交给酒店。每次这样一整顿,我们啤酒销量就会大减,我们不得不宣布取消开瓶费,然后想出五花八门的方法,最终偷偷以其他形式去“刺激”服务员,调动其积极性。

  “小鬼”要对付,“大鬼”当然更不能马虎。比如有资格签字把关的部门主管、财务经理,作为销售人员,也一定会持之以恒地去“做工作”。比如某私营大酒店的总经理助理,拒“腐蚀”了大半年,最终还是收下了一些价值不高的礼品,之后对我们格外照顾,有时候弄得我们都不太好意思,因为其他酒店同职位的管理人员比她“要求”高多了,也没有这么回报我们。想必那家酒店管得太严了,以至于她不了解“行情”,背负了太多思想压力,只收区区一点东西,这样做实在得不偿失。

  后来,我跳槽到一家大型装饰公司跑业务,接触的甲方大多实力很强,出来谈单子的人也大多很牛气,根本不用你想方设法给他小恩小惠,他们自己会开口要。有一笔大单子谈了半年,吃饭、洗澡、上夜总会不知道多少次,我们老板满以为羊毛出在羊身上,最后定价时对方会通融通融。不料吃油了嘴、唱哑了嗓子的对方主管,却一点没让步,最后签了一个微利的低价单。

  “吃了你的,拿了你的,最后还是公事公办。这也是一种境界,人家不担心你要挟他,因为你去嚷嚷他也不会承认……”老板感慨道。这种自己占了便宜,又没有损害公司利益的人,真不太好形容他们——道德上的坏人,合格的员工?

  “中国人习惯揩油。如果你给他五文钱,让他去买醋,他会自己留下两文,打三文钱的醋;如果你给他三文钱买醋,他会留下一文……假如你只给他一文,他没法吃回扣,那么他会在半路上洒掉一些醋,发泄不满。”一个近代英国商人这样形容我们的国人。这样的描绘,当然会让爱国愤青拍案而起,可是这也的确不是空穴来风。就算有些偏颇,也应该让国人对此有所反省,有则改之,共同维护自己的形象。

  领导要做出表率

  闲三阁(国企员工)

  无论单位大小,国有还是民营,揩油现象都难以禁绝。因为有句流传久远的俗话说:“世界有个加拿大,中国有个大家拿。”在这种氛围中呆久了,正如常在河边走之人,不湿鞋才是怪事一桩。只不过是,“大家拿”的区别在于,能耐大的“拿”得多,本事小的“拿”得少。

  前年,上级公司发文件,员工相对较少的基层单位,除经理工作用车外,其余领导所配车辆统统上缴。就在书记和主抓生产的副经理所配公车上缴的第二天,他们分别自费购买了二手车,比原来公家配的专车还要高一个档次,至于耗油嘛,反正公司有规定,他们是可以定额报销加油费和修车费用的。

  其实说白了,就是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,为揩公家的油找冠冕堂皇的借口。他们已经习惯了以车代步,和员工一起挤班车,会感觉有失领导身份。

  单位搬到新办公楼后,为了便于工作,各个办公室都装了201电话,只有重要部门才配201卡。不配201卡的部门有公事需打电话怎么办?找部门负责人,因为他们每月有配的手机卡。于是,重要部门人员公私兼顾,正谈公事时,电话断了,201卡上的钱用完了,就到领导办公室打直拨电话,继续谈公事。如此一来,领导不胜其烦,就将重要部门201电话改成直拨电话。这下大家乐了,因为回归了“利益均沾”的好传统,而其他部门不论公事、私事,也都可以和重要部门共享资源了。

  单位电脑不少,有的部门多达三四台。除了几位领导电脑上网之外,还有几个重要部门的电脑,因为工作需要可以上网。时间一长,单位所有上网的电脑,就成了公用网络。有看网络电视的,有查询股票行情的,有上网聊天的……尽管上网的理由各不相同,但逮着机会“揩”公家的“油”绝不手软,却是相同的。

  单位不是没有惩罚措施,可制度是人订的,在执行时难免“走样”,像老太太吃柿子——专拣软的捏。于是“人性化”处理之外,大家“揩油”时都心照不宣,绕开“雷区”,不触碰“高压线”,不显山露水,规避风险。

  说到底,“揩油”是在损公肥私。说严重点,“大家拿”现象是集体腐败。治理“揩油”,领导理应做表率,严于律己才行。

  “揩油”容易监管难

  燕萍(人力资源)

  职场“揩油”见怪不怪。其中一个原因无非是员工的工资低。

  我原来那家公司的司机,一个月工资扣除“四金”后才1200元,如不靠“揩点油”挣点外快,一个大男人,怎能养家糊口?

  司机“揩油”,主要有两个办法:一是虚报报销费用;二是揩点汽油,装到自家的“小毛驴”里。

  公司地处市郊,业务繁忙,多为小车跑市区和外地居多。他每跑一次市区,总要去三四个地方,停车费和过路费加起来,至少可以揩50元左右。跑一次外地,收入更加可观。一个月积少成多,也有1000元左右的外快。也许,这还是个保守数字。每次和这个司机聊天时,他总会抱怨这月“生意”不行。

  有人或许问,停车费不付,他把车停在哪里?这就要看司机自家本领了。他们在这方面都有自己的办法。比如,司机送人到目的地后,可以事先沟通好,问你办事大概需要多少时间?他再机动处理——时间短,就兜上几个圈子电话联络;时间长,就把车停到可以不用付停车费的地方去等你的电话,这样就可以省下停车费了。至于停车发票嘛?低价到黑市去买,再按照实际面值去财务报销,从中赚取差价,顺理成章地就揩了油。

  还有人喜欢贪小便宜。拿品检岗位来说,原材料入库前,都要经品检人员的验收,要想鸡蛋里挑骨头,找几个不合格品不难。多退几次货,供货方就算是傻瓜,也能明白怎么回事了。于是会以商讨产品质量为由,请他们上宾馆吃饭,到度假村游玩,活动结束后,还要送上当地的土特产作为纪念。只要不是现金之类(公司有明文规定,不可以接受现金)的东西,他们都照单全收。利用职权免费吃喝完乐,还有东西拿,这样的“揩油”更爽!一般像采购等岗位,都有这样的特殊“福利”呢。

  这样的特殊“福利”,甚至已经成了某些岗位的“潜规则”,即使公司有规定,但因为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,入职时签署的“廉政承诺书”,往往就只是废纸一张,没有实际意义。但我个人认为,做人要诚信,也奉劝那些爱揩油、贪小便宜的人适可而止,当心因小失大,毁掉自己的职业前程。

  验货遭遇“潜规则”

  老朋(销售)

  刚进销售科那年,我签了个上百万元的大单,合同内容非常复杂,光生产的品种有30多种,从那天起,我就扎进车间紧盯这批货,生怕误了合同期。两个月后,终于要发货了。

  雇来10吨重的大货车,对着发货清单,一一清点,保证万无一失。交货地点在新疆,我们在路上跑了5天,才到达目的地。

  收货的是个年轻人,我拿出发货单交给他,他看都没看,暗暗对我说:“这么大的油田,上百万元的产品,谁能有数?我看你也是个痛快人,干脆,给1000元,这货就不用清点了。”我大吃一惊。

  年轻人看我不像是出钱的主儿,就说:“那么,这批货一点点清点吧。”说完,一骨碌坐在那儿看着我,我开始清点货物。

  由于品种多、货又多,直到中午,我还没有清点完。他朝我喊了一声:“喂,到时间了,我吃饭去了,这货你可看好了,少了可没人负责。”他走了,我一个人不敢怠慢,连饭都没有吃,把货物品种分开放,并有序地堆放在一块,写好纸条,让人看了能一目了然,等年轻人吃饭回来,我已经把货重新整理了一遍。

  即使这样,???批货我还是整整清点了一天。最后,百万元的货物我连一个零件都没有错,年轻人只好给我签了字。等我拿到签好字的单据,年轻人“呸”了我一声:“没见过这样死心眼的人。”我二话没说,快步如飞地走了,不仅因为我饿,再晚走一步,泪水就憋不住了。

  还有一次,陪科长去宁波送货,也是一个大单子。等到达目的地,我看到收货的保管把科长拉到了一边,两人嘀咕了好半天。科长一把把他拉到一边,我觉得蹊跷,偷偷看了一眼,只见科长从包里取出几张百元钞票,塞进那人的口袋里。

  我的心跳突然加速,赶忙躲到一边。再见到科长,他朝我一笑:“走吧,我们吃饭去。”“货呢?还清点吗?”科长笑着说:“没事了,已经签字了,这次顺,仅花了300元。这次你没有白来,我可以领你去玩一天了。”

  那次跟科长出差,是我干营销以来送货最轻松的一次,剩下一天,找了家旅游公司的一日游,玩得非常开心。可我一直纳闷,科长的300元钱如何下账?

  回到单位,科长让我给他把这次出差的票据粘贴好,贴的时候,我猛然看到,我们住宿时的费用是实际费用的两倍还要多,我惊得张大了嘴巴,我虽愚笨,也恍然大悟了。